對溫室中的花兒來説,這只是一個同性戀的故事;
而對同樣在黑暗中靜默過的人而言,
這是一場近至伸手便及的悲愴。 


那些微小的人,微小的事,微小的心情,
那些聽不見的哭泣,那些看不見的角落,
那些不被認同的感情,
那些在黑夜中幽靈般飄蕩,
但卻有血有肉的人們。 


——在與命運的抗爭中,放逐、逃往、追尋。 


於是,他們,無論男人或女人,如同火燄一般,
炙烈而憤怒的愛著,又像身在沒有束
縛德地獄,毫無顧忌的放縱著。
在這短暫的瘋狂中,暫時忘卻一切悲苦。 


於是,他們可以在黑暗中宣洩,
在暴虐中慰籍,
崽子其中快慰,
在迷亂中張狂。 


所以,
可以把浴室當作天堂,
把森林當作王國,
把悲劇當作傳説,
把虛無當作夢想。 


但在一切之後,
卻是,
連神也不忍竊聽的低泣。




-Adam Chang



(轉自pip的流行文化私筆記)




===========================================


帶著國中時期對孽子這部作品強烈的記憶
像打開一個檜木味濃郁的盒子
有一段日子在看完孽子後
完全沒辦法去看其他的作品
李青憂鬱的眼神 
劇中父親嚴厲的面容
總是縈繞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一段段剪不斷理還亂的同志情愫固然令人動容
但真正感動到我的是劇中深切刻畫的親情
在每個不完美不幸福
甚至連個家都快稱不上的家中
不論是母子 還是父子
都背負了各式各樣的痛苦
努力的 苟且的
爭取活在這骯髒社會上的一口氣...




孽子從1980年原著發行以來
曾被改編成2部電影和一部電視劇
我沒看過電影
但以原著來說感覺電視劇的長度是比較合適的
不知是因為比國中時懂事了
多年後再度接觸孽子
我幾乎是以初次欣賞的的心態來看這部作品
一幕幕隨著腦海的記憶漸漸拼湊起來


我非常喜歡曹瑞原導演的運鏡
每個鏡頭
每個畫面
都蘊含深厚的意義
如同幕後花絮時所提過的
曹導演剪輯的每一個鏡頭都有了生命
像是在呼吸一樣
有些鏡頭的氛圍營造的很有詩意
百看不厭



孽子劇中人物選角成功
是讓我看下去很大的動力之一
老中少演員之間沒有一點不協調感
演員演技更是到位
在曹導的帶領下
原本只有二線偶像劇程度的年輕演員也非常生動
我無法精細評頭論足他們的演技
但被台灣本土演員所感動應該是我的頭一遭






我常常太容易被劇情苦悶的氛圍所感染
因為劇中角色個個都細膩而情感豐富
在同一個表情裡
我常常不能精確的解讀他所想表達的情緒是什麼
我很喜歡阿青的沉思專注的神情
伴隨著不安和苦悶
但以一個18歲的少年而言
有這樣的惆悵的神情也未免太過殘酷





孽子的首尾是相呼應的
在最後的最後
郭老對阿青說了同樣的一段話:
不論你們這些鳥兒飛到多遠的地方
你們終究要回到這個老窩來



不同的是
阿青的神情不再顯露不安與絕望





然後繼續奔向
自己所選的這條路的終點







h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