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入眠的午夜時分







解掉體內的咖啡因

大概需要一整個晚上的時間

但有些東西

殘量過高

經過了這麼多年還是很難解得乾淨

我知道我又想去回去看那片海了

沒有和誰約好

這是我和我自己的承諾

一直以來都想回去再看一眼

那年看到的那片海

和你眼中所看到的究竟是不是同一面風景?








其實說出來也無仿

就在花蓮北邊的七星潭

大概除了我

也不會有人在意我們曾經去過什麼地方

那片海

還有海邊的我們

也早在我的記憶裡解得差不多光了










取而代之的

是我自身前所未見的寂靜與虛無







*





今天看到的一本書裡寫的真好



「人試圖將自己分離開來,個體化、確認自己的自主性,

可是有時候會因為面對生命而感到恐懼...

人會因此反向而行,以緩和這種感覺:

放棄個體化、在融合中尋找安慰,讓自己消融,向另一個人臣服。

可是這種安慰是不穩定的,因為這種選擇也會引發恐懼...

人的一生,就是不斷在這兩極的恐懼間來回穿梭。」










暴風雨來臨前的夜晚

有微風輕拂

乾爽的氣息讓人異常清醒











真是個適合失眠沉思的夜晚







h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