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心裡覺得疲憊。






這次回來應該是要補充完能量再回去奮鬥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最後還是搞得自己滿身是傷。

我想起了回到台中剛下飛機那一刻,以往應該要有的那股熟悉、親切和悸動,

不知為何蕩然無存。

我感覺我的肉身屬於這裡,但更裡面的那部分

不知不覺已經產生了代溝與疏離。




諷刺的是,這份孤離感對我而言

卻是自有記憶以來就令人感到再熟悉不過感受之一



國中時代,總是在群體裡面遺失了自己應有的姿態

最近這股深扎骨子裡的陰冷又再度回流

現在的我

連自己應該要有的姿態是什麼,都不知道了





但最近我其實對於遺失了自己這句話抱持著高度的存疑

如果「自己」可以被遺失,那也意味著曾經的我,正是那樣的「自己」

但事實上我並不知道那樣的自己看起來,究竟是怎樣的姿態





所以那個「自己」從來就只是一個憧憬,「遺失」也只是不負責任而不具有說服力的說辭

文字的使用看似充滿了自由

但殊不知心早已被文字監禁,手腳早已被言語操控而不自知





我不知道那個「未來」的自己應該是有著什麼樣的姿態的自己

但是我很清楚,有個我無比熟悉的孩子活在我的「過去」




那孩子一直都站在那裡哭泣,我不時回頭會看見他,但我從來沒有伸出雙手撫慰





我很想,也很希望將來有一天,可以給他一個擁抱




然後但願未來的某天,也會有個未來的自己輕輕擁抱著滿身是傷痕的我

告訴我,一切都會好的,一切都會過去












拜託有人可以告訴我一切都會好,一切都會過去


























h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